Friday, April 26, 2013

Lim Guan Eng - My Facultymate At Monash University, Australia

Lim Guan Eng, Chief Minister of Penang, was in Sibu speaking at a ceramah with a turnout of more than ten thousand.  He is simply a crowd-puller!

When I was in Year 3 at Faculty of Economics & Politics,  Monash University,  doing my Bachelor of Economics majoring in accounting, Lim Guan Eng was there in Year 1 undertaking the same course.  That was way back in 1980.

Soft-spoken and shy-looking, Lim Guan Eng then was commonly known to the Malaysian students as Lim kit Siang's son.

I used to see Lim Guan Eng in Student Music Room on Level 1 of Student Union Building during lunch break enjoying some fine music.

In 1980, Lim Kit Siang was in Monash University giving a high-powered public forum on Malaysian politics at Rotunda Hall.  The hall that evening was packed with a crowd of more than 500.  I noticed Lim Guan Eng sitting at the front row giving his father some moral support.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UBAH ! UBAH ! UBAH !
火箭努力与依斯兰党合作,
是否为了等:
改变保护华裔女性的一夫一妻制,
成为一夫多妻制,
方便火箭男人合法娶二奶、小三、四妾?
也方便抢人老公的女人,成为合法二奶?

日本手时,女性受苦,最长也只有三年零八个月,民联上台,火箭与之努力合作的伊斯兰党,要改伊法,华裔女性遭殃,不知何日方休。在网络上,随手一搜,就找到这个:

按>>为什么中东国家的妇女地位很低?

传统的阿拉伯社会中,妇女始终处于依附男子的地位。

尽管伊斯兰教通过制定婚姻家庭、财产继承等领域的一系列宗教法规和道德说教在很大程度上赋予了广大的穆斯林妇女一定的自由和权利,提高了妇女地位。如《古兰经》规定男女在真主面前平等,禁止溺杀女婴,给予女性自由婚约,女性享有男子一半的继承权,男人和女人在个人创造、教育和宗教义务上也是平等的。

但是,在传统社会中,真正男女平等的实践却显得举步维艰。《古兰经》另一方面也规定了女子在社会、私法和政治权利方面的低下地位,尤其在家庭和经济问题上,伊斯兰教确立了男子在家庭经济中的主导地位,认为男子有义务供养后代、老人和其他丧失劳动能力的亲属,而妇女的职责主要是养育后代和操持家务,只有在必要时才外出从事经济活动。

此外还规定了男子对妇女拥有绝对的权威。如男子可以娶四妻,妇女必须幽居在家,不得与其他男子接触,出门必须戴面纱等等。

即使是今天,在海湾君主制国家,妇女出门依然必须戴面纱,穿着要朴素,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体。伊斯兰教还强调男女的贞洁,大多数乌里玛建议男女之间应该实行隔离,妇女不应该进入工作场所、学校、议会或者任何其他有男人参与的公共场所。因此,传统习俗的束缚是阿拉伯妇女地位始终得不到真正改善的一个因素。
(100%平民)

Anonymous said...

按>>神的判决

当年刘文正先生有一首歌,曲名叫《思念总在分手后》,现在民联阵营,特别是民主行动党,也有一首不成文的党歌,叫做《撕脸都在分手后》。

太 远的我记不来,东姑阿都阿兹是好例子,当年他被邀请加入火箭党时,俨然仙人托世,除了被委为党副主席与上议员,更被包装到几乎整个马来社会都将以火箭党为 救世主,可是一旦因为看清火箭嘴脸而离开,马上就被跳出来的林秘书长严厉谴责骂到猫血淋头,东姑阿都阿兹又如何回应呢 :“身为长者,我认为(林冠英所言)那是一种“没有教养”(biadap)的蛮行。”!

东姑阿都阿兹已渐被遗忘,当下最红不让的,就数火 箭美女李映霞。要不是李小姐失去代表火箭上阵机会,反出火箭党打独立人士的话,大家都以为火箭是多么的干净、多么的神圣,哪里知道,不管什么种的猪,只要 有猪肚,反转了都一样是屎,问题是,火箭如此的藏污纳垢,那就别成天端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嘴脸吓唬人嘛!
从火箭党纪律委员会主席、神判陈国伟先生宣 读的李小姐罪状,大家看到都哇一声,原来已是2011年的旧事,但却从来没有民众知道,火箭议员竟然涉及贪污、营私舞弊、勾结朋党,而更神的是,火箭党对 属下议员违反党目标:“改朝换代,告别腐败”这种大事的包容度,为何都要等到党员反出党外独立上阵才公告天下?那要是大家都闷声发财,丑事没有爆出来,岂 不是变成“改吵换袋,齐齐腐败”?

火箭秘书长林冠英先生爱把CAT挂嘴边,可是从以上事后爆大锅案例,加上最近林某借来合理化使用伊斯兰 党党旗的中委会合法与否事件,在在显示,火箭党对大小案件的判决,根本就是选择性与缺乏公平性,只存在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味道,完全不见CAT的存在 性,更叫人失望的是,连肃贪这大前提也喊到只剩下口号,如果不是有人离队,谁也不会主动提起!

不是吗?上至林冠英政府的63亿海底隧道工 程计划,其中一间得标公司,竟然是在竞标期过后6个月成立的2元公司;下至李映霞这种要不是闹事离党还不知道是谁的小卡,也发生火箭判官陈国伟说的滥权行 为:“李映霞担任州议员期间,以助理李玄柏的公司作为一家活动策划公司,并直接批出4项不超过2万令吉的州政府拨款作为亲民活动开销”、“一般上,开销不 超过2万令吉是不必经过招标,因此很明显,李玄柏成立公司的目的是向李映霞获取工程与定单”!
呐呐呐!在一个常把能干、负责及透明,即capability,responsibility, transparency挂嘴边的政党,却接二连三发生此类既不能干又没人负责,事后更完全看不到透明在哪里的弊案,每每还要等到丑事爆发后才以封口令让其消音。

最重要的是,如果东姑阿都阿兹不好,为何会被招揽入党?如果李映霞在2011年就结党营私,怎么留到撕破脸皮后才曝光?火箭党内到底还有多少离开后会被猫血淋头的家伙?还有几多营私结党、贪污滥权的准叛徒?看来,除了撕破脸皮后的笑话、除了等待“神”亲自判决,别无他法!

Anonymous said...

UBAH! UBAH! UBAH!

火箭中,只有一个人知道伊斯兰刑事法的可怕:行动党柔佛州署理主席诺曼,日前公开发表本身不会支持伊斯兰党,并呼吁选民不要投票予伊党。

按:>>巫程豪:唯有中央可对付诺曼

(柔佛‧新山29日讯)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巫程豪透露,由于该党的州联委会并没有采取纪律行动的权力,因此,该党柔州署理主席诺曼是否会受纪律处分,还有待中央决定。 但据他所知,诺曼目前尚未受到纪律处分。

诺曼是在日前公开发表本身不会支持伊斯兰党,并呼吁选民不要投票予伊党。

巫程豪表示,由于党章清楚说明,州联委会并没有展开纪律处分的权力,因此,诺曼接下来的命运,则需待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或纪律委员会决定及回应。

巫程豪是在今早到访皇后花园组屋区拜票后,接受媒体询问时作出上述回应。

巫程豪也透露,诺曼已在今早回复短讯,并表明日前发表的言论纯属个人意见。

他说,诺曼也向他解释,指近来伊党部份领袖频频发表有关伊斯兰刑事法的言论,他认为这些言论会使行动党难堪,甚至影响选民对该党的支持率。

Anonymous said...

UBAH! UBAH! UBAH!

拒絕貪腐,改朝換代,换来安华,这个以前在政府中时,被火箭骂到满身大便,到现在还没擦干净的安华?

以前,当安华还在政府中时,被火箭骂到满身大便,想不到,后来火箭会接受安华,变成一伙,还为他擦掉大便。

火箭说要拔毛,改天变成朋友,一定帮他种头发。

这样看来,火箭对政府的指责,可信度有多少?

如果指责有可能是真的,林X英搞上小红事件也有可能是真的。

要是林X英事件是真的,那万一这次大选,民联拿到三分之二议席,上台做政府,火箭与之努力合作的伊斯兰党,要改伊法,林X英为了小红,让她成为合法二奶,有可能不会反对,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为了女人,命都不要,全国华裔女性权益还会管吗?

都说“不爱江山爱美人”,不同的是,林X英助伊斯兰党改伊法,不但不会失江山,还有大官做,又让小红成为合法二奶。

爱江山,
又爱美人,
卖华求荣不出奇。


火箭UBAH保护华裔女性的一夫一妻制,成为一夫多妻制后,帮全马男人得到解放,最多可娶四个,华裔女性天天都要担心与人分享老公,合法的。

你妈哪有我妈多,
我有十万八千妈,
只因那年改伊法,
妈声四起在我家。


(100%平民)